专访:上诉机构“停摆”是对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严重破坏——访上诉机构前法官彼得·范登博舍

专访:上诉机构“停摆”是对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严重破坏——访上诉机构前法官彼得·范登博舍
新华社瑞士伯尔尼12月12日电专访:上诉组织“停摆”是对世贸组织争端处理机制的严重破坏——访上诉组织前法官彼得·范登博舍  新华社记者凌馨  世界交易组织上诉组织11日正式“停摆”。比利时籍的上诉组织前法官彼得·范登博舍12日承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,上诉组织瘫痪意味着世贸组织争端处理机制遭到“严重破坏”,其运转效能也将大幅下降。  “昨日是哀痛的一天,关于世贸组织和世界社会来说都是如此。”范登博舍现为伯尔尼大学法律系世界经济法教授,曾在上诉组织担任法官9年多。  范登博舍表明,世贸组织争端处理机制是世界关系管理中一次“荣耀的实验”。强制司法权、独立公平的判决人员、上诉复审程序和有约束力的判决成果等,都让这一机制在世界争端处理中扮演重要人物。  范登博舍着重,上诉组织履行的上诉复审在世贸组织争端处理机制中非常重要。“这不是由于上诉组织法官比专家组更聪明,而是由于给案子一个被从头审视的时机总是功德。”  范登博舍说,假如争端处理机制中少了上诉组织的复审环节,会严重影响成员在世贸组织处理争端的志愿。败诉方能够提起上诉,但却没有法庭能够受理,会导致案子悬而不决。  自2017年以来,美国以所谓上诉组织“越权判决”“审理超期”“法官超期服役”等为由,将上诉组织判决与遴选挂钩,再三动用一票否决权,单方面对立发动新法官遴选程序,致使在任法官人数再三减缩,终究上诉组织因法官人数缺乏堕入瘫痪。  范登博舍回忆,包含我国在内的世贸组织成员提出了10多个处理美方重视的主张计划,现任世贸组织争端处理组织主席、新西兰驻世贸组织大使戴维·沃克也掌管了长达9个月的非正式程序,并拿出一份改善上诉组织运作的总理事会抉择草案。但美国不只责备这些计划缺乏以处理美方重视,并且从始至终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定见。  “你会置疑(美国引发的)这次危机或许与上诉组织无关,也与争端处理机制无关,而仅仅美国对世贸组织及其现行规矩不满罢了。”范登博舍说。  范登博舍以为,美国或许只想回到1995年前世贸组织前身——关税与交易总协定的年代。由于那时上诉组织还不存在,争端处理彻底依靠专家组陈述,并且专家组陈述需求一切成员都赞同才干经过收效。  针对怎么处理争端处理机制面对的危机、缓解上诉组织“停摆”带来的危害,范登博舍以为,依据世贸组织相关规定,可运用暂时上诉裁定程序代替上诉组织复审,但这仅仅暂时计划。未来的争端处理机制至少要满意三个条件:有强制约束力、两级审理和独立公平的判决人员。

Written by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